晨曦秋鸣

随笔 997 字 大概 3 分钟 251

凌晨醒来,但见窗外黑魆魆的一片,白天喧嚣的城市还在沉睡,只有偶尔几声蛐蛐的孤鸣悠悠地飘来,愈加衬托出夜的幽静,而我的思绪便随着这叫声铺陈开去,恍若黄山顶上的层层白雾弥漫成了无际的云海一般。

许多昆虫对温度十分敏感,比如知了喜欢在闷热的夏夜上演大合唱,原因就在于高温令它们烦躁,一只领唱其它的便赶紧随声附和,最后演变成叫人生厌的聒噪,吵得人更加难以入眠,而当萧瑟的秋风来临时,寒蝉就吝啬地噤声了。据说,蝈蝈比知了更知冷知热,它们能感知到0.5度的气温变化,古人还利用这一原理开创了举世奇迹。

乾隆年间,大年初一皇帝上朝时,他刚迈入太和殿大门,两侧便传来成千上万只蝈蝈的齐鸣声,大有“万国来朝”的热闹景象,乾隆爷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,以为是天降祥瑞鸿运当头,岂不知这只是太监们苦心孤诣设计出的雕虫小技。原来他们事先将装在笼子里的蝈蝈藏于门内,待皇上进殿时点火烘之,笼中虫即受热开始山呼海啸般地嘶鸣。

有人还能够通过蝈蝈的这一习性推测他人的心思,马未都的父亲酷爱养这种鸣虫,常常在怀里揣上一只,寒冬腊月里清脆的虫叫声既悦耳动听又养心提神。他父亲玩牌时只要蝈蝈一叫,马未都便知道老爷子输钱了,原理就是牌运不济会使人心浮气躁血压升高导致体温骤增,灵敏的蝈蝈即会感知到这细微的变化而振翅发声。

道理虽然像窗户纸似的一捅就破,可在揭密之前总是充满魔幻色彩,而人们又大多不愿将谜底拆穿。作为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,乾隆肯定见多识广,对于“万国来朝”背后的小把戏,理应心知肚明,他之所以不去挑明真相,应该是想借此彰显他的威仪罢了。而马未都从来没有向父亲明说其知道输赢的原由,只是因为不愿给失意时的老人再添堵而已。

原来,万物皆有灵,昆虫能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环境的转变,从而做出相应的反应,而人们又通过观察了解到这一机理,并加以运用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,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再次得到印证。作为最高级别的灵长动物,人类已超越了仅仅去感知外物变迁的阶段,跨入到不断揣测他人内心世界的高层级,在利用与被利用、欺瞒与被欺瞒的连环套中博弈,尽显各自与众不同的才智,可最终又坠入用心机编织出的蛛网里,难以自拔,自寻烦恼。

此时,窗外已东方既白,刚才稀疏的虫鸣声也归于沉寂,取而代之的是远处隐约传来的汽车轰鸣声,又迎来了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的普通一天。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李煜的那句词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,大概我们都是匆匆流年中的游客,浮光掠影只不过愉悦了耳目,安抚心灵的唯有梦境,可以是虚无缥缈的幻觉,也可以是实实在在的真切,我们于亦真亦幻间一路踏歌而行,不应过于执着顽固,也不该太得过且过,在顺其自然中随遇而安吧。

END

发表感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