扎心的一晚

随笔 846 字 大概 3 分钟 251

和某兄喝酒喝到凌晨一点,该走了,在路上的时候他说: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挺喜欢冬天!冬天的夜晚,萧瑟的让人可以情不自禁的悲伤,于是他不必再靠回忆往事才能享受那种莫名的愁绪。

风时大时小。烟不知何时灭了,他又拿火机点上。街上的路灯固执地亮着,昏黄的光线投入在弥散的烟蕴。

他突然想找谁聊聊天,说什么无关紧要。于是他点亮手机屏幕,把微信滑到底,然后发现没有谁可以让他在这毫无意义的夜晚打扰。他吐出一口烟,仿佛听到路灯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他被喜欢的女孩拒绝了。理应伤心难过,而他现在也顺理成章的履行着一个失恋者应尽的义务。他刚刚喝了一瓶汾酒,现在头有点发胀,不过头脑清醒。他还没醉。今天不想喝醉,悲伤的时光总是值得纪念,倘若再昏沉中度过未免太浪费。

烟盒里已经没有烟了,烟头和烟灰散落了一地。

他突然有点失望,他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难过,他一直说自己多喜欢那个女孩。其实喜欢谁不重要,或许他只是喜欢那个时刻,喜欢在那个时刻对内心宣布自己喜欢某个人的感觉。是谁不重要,是谁都一样。

“谁都行,谁都不行”他对着路灯自言自语…

路灯沉默不语。

他回身从口袋里拧开江小白,对着路灯致意,然后喝了一口。他想敬路灯一杯,他觉得路灯可真有意思,没人看你呢,大家伙都睡了,你自个儿自娱自乐在那亮着图个啥?一会儿天就亮了,你就该灭了,醒来的人会发现你和昨天一样灭着,他们会觉得你是个坏了的路灯,因为他们从没见你亮过。

他又想敬世界一杯,这世界可太有意思了,它无聊到让人想说精彩,俗不可耐的人,用俗不可耐的话包装自己。俗不可耐的灵魂用俗不可耐的布料装饰肉体。他觉得这个世界愚蠢又幼稚。

江小白喝完,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喝酒是为了一个姑娘。他应当全心的想这个姑娘,想想他们从初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,想想他是多么爱她,而被她拒绝又是多么令人悲痛欲绝。

他聚精会神的伤心了一会儿,心累了,天儿更冷了,他吐完起身活动活动身子。关节啪啪作响,像小混混打响指的声音。

该睡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。

今天和很多平凡的日子不同,今天我为一个女孩心碎流泪了,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。他这么想着。

积雪凝冰,天黑路滑,我俩就这么相互推搡、相互搀扶着一直到他家楼下,找钥匙,开门,推开卧室,倒头便睡。

从他家出来,寒风刺骨,手里的烟头火星被吹的七零八散,像一群无家可归的鬼魂。

END

发表感想